林安清野

林安清野

花生什么树 著

侍靓行凶、恃宠而骄、作天作地走肾型戏精女主。万草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,老司机惹不起。女主婊里婊气,双洁人品党慎入。作为一个资深的摸鱼任务者,林安每次出任务的口号是:绝对不离开系统!必须要有金手指!因为她真的只是一个小弱鸡啊,呜呜呜……

最新章节

第4章 和亲公主(四) 更新时间:2021-03-02 16:07:36
第3章 和亲公主(三) 更新时间:2021-03-02 16:07:36
第2章 和亲公主(二) 更新时间:2021-03-02 16:07:36
第1章 和亲公主(一) 更新时间:2021-03-02 16:07:36

小说简介

今天本站为大家带来了一本《林安清野》的小说,林安清野是文中的主角,这本笔风非常不错的小说是由花生什么树创作的,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了解一下! 侍靓行凶、恃宠而骄、作天作地走肾型戏精女主。万草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,老司机惹不起。女主婊里婊气,双洁人品党慎入。作为一个资深的摸鱼任务者,林安每次出任务的口号是:绝对不离开系统!必须要有金手指!因为她真的只是一个小弱鸡啊,呜呜呜……

林安清野精彩章节

回来的这几天刚开始的时候林安一直让清野陪着。

至于清野,他仍旧是一副淡淡的模样,偶尔抿唇笑笑,只是很浅,浅到转瞬即逝,浅到林安不注意根本不会察觉,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保持着一副严肃的模样。

这个该死的男人,在床上的时候像只饿狼似的,怎么下了床就变成块木头了?

林安有些气恼,原本她以为这件事是能够水到渠成的。

毕竟根据原主残留下的记忆,清野确实对她很好,简直是好到一种令人发指的程度,就算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想到的还是原主的安危。

原主把这份好当成了‘爱’,可是清野真的爱她吗?还只是仅仅因为她是兴国公主?

这几天的相处林安的心有些动摇了。

林安是游离在人神魔三界之外的灵,因为没有心,所以自然也没有任何感情,为了能得到投胎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的机会,她需要穿越各个不同的世界实现那些人临死前留下来的心愿。

原主的心愿很简单,第一个是希望重来一世能不要辜负清野对她的一片心意,第二个报了弑父灭国的血海深仇。

第二个愿望要等她嫁到金国才能完成,至于第一个愿望,林安原本打算的很好,只要她对清野好,清野也对她好,这样不就行了?

她想的很好,上一世原主对清野一直不冷不淡的,只是偶尔才会想起他,那样清野都对原主不离不弃,所以林安来到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引诱清野,这样清野还不得对她彻底的死心塌地?

可是现在看来,她的计划好像并不成功,因为清野对她的态度与之前相比并没有好多少。

林安有些懊恼的想着,是不是其实清野根本没有爱上原主呢?其实他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在完成他身为暗卫的誓言?

要是这样的话原主留下的任务又该怎么完成呢?

林安无聊的瞧着手里的簪子,想了又想,终于在扯断三根头发丝之后,她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
解铃还须系铃人,不知道清野真正的想法,她再怎么纠结也没有用啊,还是直接问问清野才是最为保险的办法。

要是清野真的喜欢她,那她也定不会辜负她,要是清野不喜欢她,那她就放他出宫,再给他一大笔银子,足够他下半生吃喝不愁,这样应该可以吧?

她对着空荡荡的房间道:“出来。”

一道黑影落下,却不是清野,她眉头蹙了下,“清野呢?”

黑影低头回答:“和属下换班了。”

“你们是怎么轮的职?”

“子时换岗,一人六个时辰。”黑影简要答道。

“哦,”

林安恼气的将簪子往地上一扔,其实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在恼什么,只是莫名的感觉希望面前的人是清野。

“让他赶快回来,我有任务要交给他。”

“是,属下遵旨。”

黑影瞬间消失,不一会儿,另一道黑影落下,是清野。

“你去那里了?不是说要你一直陪在我身边吗?”

清野低下头,那是林安当初在与他合欢的时候说的话,他还以为是她说的玩笑话。

毕竟他知道她早就已经心有所爱,又怎么会希望一直在她身边的人会是他呢?

清野心被狠狠的揪着,这样就行了,只要他能一直陪在她身边,不用太近,只要能远远的望着她这样就足够了。

“现在不是属下当值,所以属下便回去了。”

竟然还敢顶嘴了?

林安觉得自己的脾气是很好的,可是这几天被清野磨得一点好脾气也没有了,清野就是块不开窍的木头,说话的时候带点感情能死吗?

她支起身子,声音不由得染上了怒气,“过来!”

他靠近她,她狠了狠心直接甩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,“这是给你的教训,我没叫你滚,你居然敢滚!”

清野半跪**,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清平直,“属下该死。”

这才是他熟悉的那个公主殿下,高高在上,过去的那几天只是个梦罢了。

瞧着他毫无认错之心,林安突然有些委屈,语气中有种她自己都未发觉的埋怨。

“明明这些天,你和我那么好,都说了不让你走了,你为什么还要走?”

林安突然意识到她好像正在把自己放在一个弱者的位置去抱怨,她赶紧打住。

不过随即又想到他竟然不顾跟她的约定,竟然跑了,林安不解气地给了他另一半脸一巴掌。

她呼出口气,下巴微扬,又恢复了长公主的威严,声音平缓道:“我身子乏了,抱我去沐浴吧。”

清野起身抱她,以前爬楼翻墙也没少让暗卫抱,如今让他这么抱着,她的心竟有些乱了节奏。

她抿了抿唇,慢腾腾地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。

完全忘了自己把清野叫过来的目的是什么。

他将她小心翼翼放下,她一抬下巴,示意他宽衣。

清野便慢慢给她脱衣服,但宫装华丽繁复,有些缎带他不知道怎么解,解到后面都带子纠缠起来,让她干等了半天。

看着他脸上露出少有的为难神色,林安勾起来嘴角,原来他也不是什么都都会啊。

这个暗卫能够上天入地,竟被这小小的带子给难倒了。

见他修长的手指跟那些搅缠在一起的带子作斗争,林安勾唇轻嗤:“笨蛋。”

清野闻言不为所动,垂眸细细地解着那带子,林安打量他的眉目,长得真俊,果然不愧是她看中的人。

当初她看中了清野,便强行将清野从父皇那要了回来,现在看来,她当初的决定果真没错。

这么好看的一张脸,要是留在父皇那里,整天接触的都是打打杀杀的,万一不小心划伤了,岂不是暴殄天物?

他的睫毛纤长,却不密,眼窝凹得深,鼻梁挺直,使他眼睛看上去深邃专情,他的眸子是淡淡的褐色,在烛光映照下熠熠生辉。

她伸手去摸他的眉睫,他下意识避开,却又强制定住,继续解带子,任她**似的乱摸。

他将带子解开后,便去剥林安的衣服,林安愣了下,轻轻哼笑一声,她想,他这是生气了。

原来也是有脾气的啊。

这样很好,要是真是个任她揉捏的面人,那才无趣呢。

林安伸手配合他脱衣服,直到只剩件肚兜,他手停下动作,微微躬身,等待她的指示。

“脱啊,”林安站起身,展开双臂,“磨叽什么!”

清野冷漠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,他走到林安身后,找到她项间肚兜的丝带,轻轻一拉,肚兜上面的绳子解开,他弯腰又将她腰间的带子解开,肚兜滑落之际被他抓住,叠好了放置在一旁架子上,然后立在屏风边待命。

林安跨进木桶,温暖的水包围了她,让她舒服得叹了口气。

她顺手把浴桶边上的帕子往后一抛,“过来,给本公主擦背。”

她用的是本公主而不是她常用的我,更加多了一份疏离,她必须要让她知道,她的好和温柔,从来都不是无底线的。

清野一只手接过她扔过来的帕子,但是却站在那里没有动,“属下手上的力气大,公主皮肤娇嫩,属下怕伤了公主。”

“呵,”林安露出肩头上的那块淤青,这是昨晚他留下的。

她有意的勾了他一眼,“反正都这样了,本公主也就不在乎了,等待会儿弄些药膏擦擦就是了。”

清野上前一小步,伸长了手臂给她擦着背,浑身都是僵硬的,像个用线操纵的木偶。

水是温热的,却被他撩拨的有些凉意。

夜已经很深了,往常这时她早已入梦。

清野安静的擦着背,动作很轻很轻,她的皮肤那么软,一不小心就会留下印子。

他看着林安肩上的那一小块淤青,怎么看怎么碍眼。

等了好久,察觉她似乎一直没动静,敛声靠近她。

她已经沉沉睡去,赤着光洁如玉的身子,青丝如水藻般散开,倚在花瓣汤里的玉颜酡红,水妖般惑人。

是个睡着了也要诱惑人心的妖精。

清野敛眸,用软软的的毛毯将她轻轻从水里捞起来裹住,娇小柔弱的一团窝在他怀里,他面色平静地将她抱回屋里,寻了侍女来伺候。

“你逾矩了。”

屋顶,两个黑影正在对峙。

清野歪头看了他一眼,“你生气了?红叶,比起我,你更应该关注你自己,别忘了你的身份。”

红叶手一抖,一片金属制的叶子应声而出,带着锋利的弧线射向清野。

“碰!”夜空中碰溅出小小的火花。

清野用剑鞘挡住暗器,低下头,“是公主殿下要我那样做的。”

语气中带着小小的得意。

红叶自然也是知道这点,所以他才更加受不了,这些天他一直隐于暗处,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公主和清野的每次。

可恶的清野明明注意到了,还偏偏装作没注意到。

还有,公主殿下竟然唤清野的名字,那么温柔的唤他的名字。

清野!清野!清野到底有什么好的!

红叶握紧了拳,“你最好早点死了这条心,还有,你要是敢对公主殿下做出什么事情,我定饶不了你!”

“这句话也正是我想和你说的。”

清野侧身过来直视着红叶的眼眸,清冷疏离。

以前他和红叶是最好的朋友,卑微如他们,就算是最见不得人的存在,是地上的泥,是泥里的蛆虫,也是可以有友谊的。

这个道理,是红叶教给他的。

可是后来一切都变了,因为…公主。

红叶冷哼了一声,一阵风吹过,身影瞬间消失。

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

举报本书
举报类型:
举报内容:
联  系 人:
联系方式:

确认举报